2015年1月22日 星期四

一縷香和工業化的痕跡

前言:

先前的家族歷史<田地的來去與地方小廟宇>當中,有一部分是關於「田」。為什麼要特別提起田呢?這麼說吧!當我還在猶豫該以什麼主題撰寫社區歷史時,便先跟隨老爸回到老家取材,在與長輩的寒暄當中試圖尋找一些什麼,能夠幫助我拼湊這些未曾參與的故事……
直到我看見一片綠油油的田,緊鄰著工廠。
圖1:老家僅存的一小塊田,旁邊就是工廠。


水泥地  紅塊磚
混凝磚  柏油
還有柏油
家鄉的泥土
不見了
家鄉的泥土
被隱藏在都市里
他有很多的種子
可以冒出芽來
他有很多蟲聲
他是故鄉的泥土
家鄉的泥土
在隱藏的都市里
會是什麼樣子
車輪傳給柏油混凝土層
再傳來的輾壓後
會是什麼樣子
家鄉的泥土
在看不見的地方
再摸不著的地方
不知什麼樣子     —喬林〈家鄉的泥土〉

和這首詩的邂逅不是偶然,原本只是記得一些片段,卻因看見了一幕衝擊我的畫面,決定再用心感受一下這首詩的意義。我沒有作者對家鄉泥土的那般深刻情感,也沒有不捨沒有擔憂,有的是對老爸老家今昔劇烈的變化,一股悵然。我明白:老家的故事,也是台灣的故事,它是一個縮影,足以代表那個時代台灣的改變那是一個歷史課本上都會教,我們卻體會不了的工業化時代。
    
    桃園是製造業重鎮,從民國49年始,政府訂定<獎勵投資條例>,先後開發內壢工業區(現已和中壢工業區合併為中壢工業區)以及中壢工業區,其中,中壢工業區佔地432公頃,沿著台一號公路,與桃園工業區呈現一條「工業走廊」。起初(約民國55)中壢工業區的工業結構以食品、紡織為主,後來(約民國60)發展化學與機械工業,直到近年蓬勃發展傳統電子產業。是什麼力量能夠把田都變成了工廠?簡單來說,〈獎勵投資條例〉是1960年政府因應美援停止的經濟措施,發展製造業、礦業、農林漁畜業、運輸業等,目的是提高台灣產品自製率,此外也發展外銷產業、減免租稅以吸引外資等。如果說投資人欲設廠但沒有適合工業用地時,可以申請工業用地證明書,將農地轉變為工廠使用,加上民國53年石門水庫完工,以及54年平鎮自來水廠正式供水,工業用水充足,才孕育了桃園這處製造大縣,工廠可謂星羅棋布。
    

    今天要說的,是關於中壢與內壢交界處的我的老家。倘若行駛在中山高速公路上,不難發現周遭都是招牌也就是一家家的公司或工廠,距離老家比較近的:億聲電子、乖乖公司、東元電機、金像電子、黑松公司等,大致上屬於電子業和食品業,另外還有大江紡織廠(現為大江購物中心)。
圖2:去程從車上拍出去的景觀。旁邊盡是公司工廠

爸爸說,以前老家附近都是田地,爺爺有四甲多的田,加上爺爺的兄弟們,足足是四甲的四倍之多,這還不包括賴家家族旁系的祖田,可見在尚未工業化以前的我們地農田,有多麼廣闊。老爸說,沿著中園路二段,以前(約民國50年)全都是我們祖先的土地!
    

    工業化的發展對於我們家、或是賴家延伸出去的賴系而言,在不同的時間點之上,造成了不一樣的影響。一開始大家都是住在古厝周遭,阿嬤經營雜貨店、叔伯們有的做水電、有的養雞種田,老一輩的會在下午到古厝晃一晃,一解成天在家與電視乾瞪眼的鬱悶,小孩也會到古厝踢皮球或跳房子,這是老爸的童年記憶,這樣的生活在分家那刻畫下句點。工廠進駐的緣故,許多人都到裡面上班,自然而然的那些田啊、雞阿,不再是生活的重心,於是分家,同時也分了田。後來政府又更進一步的把製造業區域擴大了!有了工作機會,也代表有拉力,四面八方的人開始聚集在這裡,房子的需求也多了,於是三叔公的地賣給了建商蓋社區;伯公的田賣了,現在是一座小型停車場大家都離開了。老爸說:當時賣田賣了好大一筆錢!(約莫是幾百萬,在當時如果有百萬財產,就可謂富翁了)全家人都發啊!一直賣啊!…可是那是祖先留給我們的田啊!怎麼要為了一時利益就賣掉咧?!現在看過去,地都不是我們的啦!以前這裡有多大一片啊!是你沒辦法想像的
圖3:以前是農田,現在租給別人經營小店面

圖4:以前是農田,現在是物流公司的基地

圖5:以前是農田,現在是知名汽車的修車廠


圖6:以前是農田,後來賣給了建商蓋社區

有一天,三伯父接來了一位神明池府王爺,在古厝的旁邊蓋了一間廟(鎮興宮)。這間廟對於賴家(或者該稱為賴系)有很大的意義:如果說分家是把整個家族拆解了,那麼這個廟的出現,就好比拼拼圖似的,把家族又湊在一塊兒!依然住在古厝附近的叔叔阿姨們,三不五時會到廟裡泡個茶聊個天,甚至「游泳」游個幾圈,最熱鬧的是,每年七、八月池府王爺誕辰,分散各方的家人都回來了。鎮興宮之於我,是小時候每到暑假最期待的事情(廟會)、是甜甜的米龜、是吵雜的電子花車、是流水席上喝得滿臉通紅的叔叔伯伯、是期待裝滿一箱糖果的甜蜜記憶。而廟會之所以能夠如此盛大,全是因為家族內各個有穩定工作有收入的人的捐獻,牆上懸掛著的捐獻芳名,絕大部分都是賴家人!在我的理解是如此:有了薪水,才能捐獻,而薪水的來源便是工廠或是公司。

圖7:鎮興宮外觀
圖8:牆上的建宮委員。其中總務是爺爺的弟弟,主持市三伯。當然還有其他賴姓,大家都是親戚關係。
圖9:池府王爺千秋聖誕捐獻名單。很大一部分是賴家人。
圖10:鎮興宮建宮樂捐芳名。同樣的,有很多是賴家人。
圖11:鎮興宮內部。主要供奉池府王爺
圖12:鎮興宮旁邊的小客廳


工業化帶給賴家的影響有些矛盾是分散,同時也是重聚。即便目前因為某些原因(大人們都說這是大人的事、小孩不需要插手)而廟會規模縮小許多,不變的是這座廟,象徵的是一個家的根,當大家想要相聚的時候,這座廟總是目的地。就像對於老爸而言,回到廟廳,就好像回到家裡!我想對於其他長輩們,亦然如此。
   


參考資料:

張文玉《工業區管理、產業聚集與土地特徵價格之研究以桃園地區為例》,2007
戴安蕙《中國文化大學地理學系華岡地理學報第十六期:桃園縣製造業之結構與空間分布的變遷》,2003
林麗櫻《桃園工業發展與桃園社會變遷:一九六六年-一九九六年》,2007


   




1 則留言:

  1. 所以,你對竹北六家傳統居民的處境,應有特別之熟悉感吧?!另外,三伯怎麼會有建廟之想呢?想必另有故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