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我父親的求學與工作

圖文/傳播與科技學系 許翔

這一次的期中報告基於資料取得的考量,我祖父母輩的親屬都已經無法親自提供我相關的資料,我決定以我父親作為報告的主題,主要針對父親的求學與工作來呈現報告,並配合一些照片與信件作為輔助的檔案。
父親許志賢於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於嘉義縣出生,家中排行老二,共有一個哥哥與三個妹妹,我阿嬤許戴鸞與阿公許為仁都是本省人,我阿公在日治時期算是高知識份子,書法寫得好,還在二十歲時成為台鐵最年輕的駕駛員,然而在國民政府遷臺後,因為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影響,阿公有好長一陣子都待在牢裡,出牢之後,又因為違反當時尚屬刑法的票據法,一天到晚躲警察,沒辦法正常工作,家裡的經濟都靠阿嬤做油漆工來支撐,這就是當時父親家中大致的情況。
父親當時的身分證影本
在我父親的那個年代,九年國民教育在中華民國五十七年才開始,還沒有正式實施,就像高中國文課本中課文〈憨孫也,好去睏啊!〉描述的一樣,小學升中學是要經過考試的,我父親憑著他的聰明才智,臨時抱佛腳順利考上嘉義中學,不過父親在升上嘉義中學之後,並沒有養成認真讀書的好習慣,又進入了極為叛逆的青春期,因此常與阿公起衝突,也沒有好好讀書,反而時常翹課,與朋友一起去打撞球,考高中當然名落孫山,還賭氣打算去就讀漁業學校,幻想有朝一日能當船長,幸虧我阿公幫他報考嘉義高級工業學校,而他去參觀了漁業學校之後,大失所望,只好回家苦讀,再度憑著他的聰明才智,臨時抱佛腳順利考上嘉義高級工業學校的電木科。
當時就讀嘉義高級工業學校電木科的父親
進入嘉義高級工業學校電木科後,父親終於找到感興趣的學科,又碰到了一位善於教學的良師,因此一頭栽進電子學科的領域,正投入的時候,可以整個晚上不睡覺,把收音機拆拆裝裝好多次,研究收音機如何接收訊號且發出聲音的道理,不過對於不感興趣的科目如英文,仍是馬馬虎虎,只求通過即可。
父親就讀嘉義高級工業學校電木科的筆記

父親在嘉義高級工業學校電木科的畢業證書

父親在嘉義高級工業學校電木科的成績單
從嘉義高級工業學校電木科畢業後,父親從嘉義北上到台北找工作,在當了短期的磚頭工人後,先後進入了聲寶與東菱兩家公司,進入聲寶公司擔任技術人員是在同學的介紹下,這是他在從嘉義高工電木科畢業後,再一次充分的學習電子領域的相關知識,在這一段時間內,他跟著聲寶公司內的日籍顧問學了許多專業上的小技巧,也為他的專業知識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父親與聲寶公司的同事一同出遊

父親被聲寶公司錄取

父親當時的履歷
西元一九七零年代台灣的加工業還在蓬勃的發展著,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充滿理想的父親對於創業自然躍躍欲試,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父親被著公司,抓住機會掌握了幾位客人,藉著從聲寶公司內的日籍顧問學到的專業學識,與親朋好友合資趁機創立了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開啟了他的創業之路。
標會記錄,一種當時流行的募資方法

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收到客戶的信件

時任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員工的來信
整體來說,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營運並不是非常順利,主要經營電子零件加工的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在經過草創時期之後,確實有一段時間公司是有賺錢的,然而接下來一連串的危機,包括一九八零年代的二次石油危機帶來的經濟衰退,以及在美國壓力下台幣大幅升值,還有中國改革開放造成的磁吸效應,均讓臺灣的中小企業難以生存,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也難以倖免,在最困難的時候,父親還曾經在下班的時侯,經營香腸攤以維持生計,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最終還是在一九九零年代結束營業。
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經營不順也造成了親屬間的不和睦,衝突的原因包括了金錢的糾葛與經營理念上的不同,其中在金錢方面,姑婆們紛紛要求父親償還他們當初的投資,強調那是他們的「借款」,此舉令我家人相當的生氣,也就較少與他們互動了,所以基本上那些姑婆們我一個都不認識,在經營理念方面,我阿公與阿伯強調大量生產以降低成本,我父親則著重於開發新產品以吸引顧客,這些衝突造成父親與親戚間有很大的隔閡,以致於有十年以上的時間,父親都不再回嘉義過年,這也是為什麼我跟南部的親戚都不太熟的原因,在愛華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結束營業後,父親與阿伯正式分道揚鑣,各自在中國發展,那也差不多是我出生的時候。

在我出生之後,父親就一直在中國從事電子相關產業的工作,直到現在仍然繼續打拼,這就是我的期中報告,謝謝各位的閱讀。


2 則留言:

  1. 許翔:你父親的生命史正好經歷了二個議題, 一是白色恐怖下的女姓與家庭氣氛。一是台灣工業化。二個主題都是台灣社會歷史重要的共同記憶。尤其你在解釋父親反抗教育的一部份,描寫得非常切要!不過,台灣工業化過程之家族企業以及募集資金這一部份值得更多的注意,可能是更普遍存在的問題。可以用來反思台灣產業政策下的另一個側面!

    回覆刪除
  2. 許翔拍了很多照片真好,讓人看著看著、就好像能夠一起回溯當年的歷史。就算只能從父親那裡拿到資料,每個人的背後卻都是豐富的痕跡:-)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