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金家的歷史記憶:從福建到台灣

圖文/交大傳播與科技學系 張凱翔



一、阿祖-金樹榮

金樹榮(1903-1982),福建福州市人,畢業於國立北京師範大學。任教於福州學院附中,並曾擔任校長。中日戰爭全面爆發後,於民國二十八年接任江西省教育長。民國三十三年出任福建省立長汀中學校長。

金樹榮與其元配。

民國三十四年,日本戰敗,台灣歸還予中華民國政府,金樹榮奉命來台接辦台中一中,是為光復後的首任校長。他在任內辦學認真,於民國三十七年獲評為全國優良示範學校之一,並立「毋負今日」碑,至今仍矗立於中一中校內。於民國四十三年調往虎尾中學、繼而屏東中學等地擔任校長,最終在民國五十八年屆齡退休於台南一中。在他輾轉任調的期間,他的家人也跟著四處搬遷,直到最後退休於台南一中,整個家族才落腳深根於台南。

金家於屏東中學校長宿舍合影。


南一中校長宿舍合影。



二、姥姥-金惠媛

金惠媛,我從小所稱呼的姥姥,多數親戚都稱他為大姑,是金家的長女。出生於福建福州市,在二次大戰爆發後,她因父親被指派為教育長,而跟著前往江西的青原山。她回憶起當時才離開福州沒幾個月,他們便聽聞福州已被日軍占領。

全家由福建福州搬到江西青原山。


        民國三十三年,再次因父親的工作,舉家遷回福建省。在回到福建的幾個月後,江西淪陷,落入日軍手中。如此一來一往,他們幸運地躲過戰爭,免受戰火的波及。「自己經歷了八年抗戰,但未曾見過任何一位穿日本軍服的日本士兵。」她回憶到。

民國三十四年,父親是為接收台灣的官員之一,但這次她卻並未跟著家庭而前往台灣。由於她當時正就讀於廈門大學教育系,她說:「在當時能夠就讀大學的女生仍就屈指可數。」而她的特殊之處,不僅止於身為校內少數的女性學生,甚至還是以第一名的優秀成績畢業,她驕傲地說道:「畢業典禮時她是全校的畢業生代表。」而校方在宣布學生們畢業時,僅提到了她一人的名字,「金惠媛等若干名畢業。」

金惠媛自大學畢業後,才來到台灣,那時已是民國三十八年了,多數的家庭成員早已在台灣生活。除了民國四十七年,曾前往馬來西亞教書三年外,一直任教於台南一中國文科,直至退休。


三、歷史對照

若將以上的家族資料,配合上中日抗戰在華南的史料。戰爭全面爆發的初期,日軍未有多餘兵力進攻福建地區。直到1938年春季,日方為了配合進攻武漢,並截斷輸入中國的物資供應線,才占領了廈門和廣州的沿海地區。但此時的戰爭活動僅限於福建南部,而未波及福州。

根據抗戰的資料紀錄,「1941年(民國三十年)和1944年(民國三十三年),福州兩度淪於敵手。」金樹榮是在民國二十八年被調往江西,則姥姥所描述「離開福州幾個月後,就聽聞福州被佔領」的時間點,應是福州第一次被日軍所佔領。

而當年金家所前往的,江西青原山究竟是何處?江西的省會原為南昌,但因抗戰初期,南昌便遭日軍占領。民國二十八年省政府就已將省會南遷至吉安,而當時金樹榮舉家遷往的青原山,正是位於吉安的市郊。

民國三十三年,金家從江西搬回福建。姥姥說道:「還在搬家的路上,就聽說江西已淪陷了。」根據記載「民國三十四年一月,日軍地面部隊攻入吉安地區,江西省政府再遷至寧都縣。」這項資料更證實了,姥姥當年遷往福建的時間點是多麼驚險。

根據廈門大學的校史,民國二十六年九月日軍侵犯廈門,校長便訂立出了「遷汀計畫」,計畫將廈大從廈門遷往福建山城長汀,自當年年底開始遷移,並於隔年一月順利抵達。因此姥姥在進入大學時,應該已是在長汀地區就讀。民國三十五年六月,抗戰結束的隔年,廈大才開始陸續遷回廈門,正式復校。


四、軼聞

書寫過程中,在網路上查到了金樹榮於中一中擔任校長的相關資料。

有人寫道,校長金樹榮和中一中的學生關係並不是很好。但在民國三十六年,發生了二二八事件後,全台各處發生多起衝突事件,中一中的學生卻自動自發地保護學校的校長及老師,將校長和老師們移宿學寮,學生們就在學寮外保護師長們的安全。

此後,金樹榮校長大為感動。在某日軍隊架起機關槍欲從後門進入搜捕學生時,金校長挺身擔保不讓軍隊進入校園,使當時的中一中成為全台風氣最佳的學校之一,傳為佳話。

而我的七姨婆,即姥姥的七妹,也曾講述過一段她來台時的經歷。

當年七姨婆仍僅14歲,擔任領隊的她,帶著11歲的八妹,9歲的九妹。七姨婆的手上緊緊握著16塊袁大頭,想登上貨船盡速逃到台灣。但貨沒到齊,船長不肯開船,送她們上船的人又早已離開。船長最後終於同意以一天三塊袁大頭,讓她們繼續留在船上。直到貨到齊了,確定可以開船,小領隊七姨婆,才同意買麵讓大家充飢。

陰錯陽差之下,一行人並未隨身攜帶入關文件,到了基隆港,由於沒有合格文件,幾乎快要被遣返。還正不知所措時,父親終於來到港口接她們,七姨婆回憶道:「看到父親來船上接我們時,我的眼淚就停不下來。這一路的辛苦結束了,所有的擔心都可以放下了。」


五、結語

過去偶爾會在家庭聚會之中,會聽到些家族的歷史,但總是片面、且不完整的,而凌亂地散落在記憶之中。透過此次的歷史書寫,才有機會能夠好好統整長輩們的口述歷史,與手頭上的些許史料紀錄,並藉由穿插軼聞的內容來增加歷史的趣味性。若光是如流水帳般的整理資料,便少了份歷史與人的感情;畢竟,世代之間存在著巨大的背景差異,除了事件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之外,唯有透過情感的傳承才能夠讓故事繼續傳承下去。

家族歷史的撰寫,確實需要眾多的史料、口述資料才得以延續,終究僅有少數人的家族,會保存有較為完整的史料。而在我們家中,只有媽媽這方面的家族,仍有所記錄;爸爸這方的資料,則收藏於遠房親戚手上,不確定去向。羅蘭巴特曾寫道,若是所有人能訴說故事的人都離世了,便再也沒有人能為之見證,則將只剩下無情的大自然。因此,歷史故事的傳承,對於人類社會的構成,著實有著深遠的影響。

9 則留言:

  1. 凱翔:看得出你的書寫結構相當完整:先談二個人物,再談大歷史論證,復將人物和歷史結合在一起。最後,又補充了軼聞,強化了私領域與個人經驗。你的寫作很直接可以補充戰後台灣中學設置的歷史,不知有沒有更多的史料保留下來。又或,我相信,台南一中校史館可能有更多與你曾祖父有關的史料保留下來,請記得有機會,親自去查閱!再者,姥姥在那個時代是一個非常「進步」的女性,如果有更多的歷史性的故事,那也將是很具有代表性的歷史敘事。很期待!

    回覆刪除
  2. 沒想到凱翔的阿祖曾經是台中一中的校長,太酷了!而且你整理的資料很完整,覺得可以蒐集到這麼多資料很厲害!

    回覆刪除
  3. 果然是喀報頭題王,結構很完整,我也是問家裡的人才知道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回覆刪除
  4.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5. 另有一篇中國文章述及金樹榮供你參考,來台前可能曾任戴笠情報訓練學校副主任:
    中美合作所第一訓練班
    一九四三年五月成立於安徽省歙縣雄村,又稱雄村訓練班、軍委會第一特種技術人員訓練班。 主任戴笠,副主任郭履洲、毛萬里、金樹榮、陶一珊。 共辦十期。 主要是輪訓忠義救國軍、別動軍官兵。 一九四五年日降後結束。

    回覆刪除
  6. 非常感佩金氏後人努力研究記載先人及家族歷史,金樹榮是我二姨夫,我是施秉莊的外甥,母親施秉翠,施秉莊亦為一代才女,她與大姊,三妹齊名號曰福州三秋,詩詞書畫皆著名,又為福建八才女之一,福州市多年來曾屢次展出她們的作品,我外祖父為施景琛,上網可查,當讓你更深入了解金家及施家光輝史

    回覆刪除
  7. 請問苗工金石開校長與金樹榮校長是否有家族關係?

    回覆刪除
  8. 能夠看到金樹榮校長的歷史背景,真是非常感謝和感動。我在民國38年到43年高中畢業都是金樹榮校長的學生,我們給他取外號叫(金龜),他是難得的好校長,後來的都不如他,我記得他有個公子在臺中農學院任教。他的學生中有:李敖,孟祥協乃孟子七十五代孫,以及在下我程國強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當年被記過留校查看,是他保護我才未被開除。 金校長,您八十三歲的老學生懷念您。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