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

香港人和大陸人不一樣嗎?

圖文/人社系林立

因為她的一句話,我們飛到了香港
20128月中早上八點十五分
直到坐在飛往香港的機上,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不加考慮的答應她的邀約,在沒有旅行社的規劃下兩小女生自己安排了所有行程到搞定交通工具問題外加一切繁鎖小細節..在短短的一個禮拜,事情發生的實在太快,以至於就算腹部傳來陣陣被安全帶勒住的悶痛感,前往香港這件事卻還是那樣不真實。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我們終究是拖著行李踏上了香港的土地。



那是內地人!!!

排著隊,等待依序進入海關處檢查護照與身分面貌是否相符時,沿著機場所畫定的區域及欄杆好好排隊的我們突然間就被遠方的一對行動異常的母女所吸引,穿著色大花衣裳的母親拽著看起來不滿五歲的小女孩,從隊伍的最後方開始以高分貝帶著大陸腔的語調對著所有被她擠開的旅客喊著
讓讓,請讓讓啊
诶讓我過一下唄
看到這樣的情況,再傻的人也知道這擺明了就是要插隊,而且還是以不容他人拒絕的方式強制達到自己的目的。隨著高分貝嚷嚷聲越來越近,終於色大花衣裳的母親穿越重重人海來到了我們身後,帶著她看起來狼狽不堪的女兒不停的用手與身體推擠著我們
~讓讓啊
讓讓啊聽不人話嘛?
邊說邊不停試圖移動,但由於我們的行李箱實在太過龐大占據了幾乎整個走道的寬度,因此那位大媽便無法繼續以她慣用的插隊方法使我們屈服。以為這是一次正義的勝利,浸在阻擋插隊大媽的我們並未理解什麼才是大媽能夠順利在這世界以插隊為武器繼續生存的原因。
因為下一秒,大媽拉起了做為分隔線的布條直接穿越到我們前面的隊伍
看到這副光景的兩位台灣少女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覷,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說了第一句話,也是我們踏上香港說過最錯的話。
搞什麼啊,香港人都這樣嗎?
一瞬間周圍的目光朝我們齊射來,如箭一般銳利般充滿敵意,要人不注意到都困難。
那才不是香港人,是內地人,請你們不要搞錯了。
站在我們後面一位看起來很有威嚴的大叔淡淡的出聲糾正我們愚蠢且無知的錯誤,雖然我明白這時候發問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然而禁不住疑惑的我仍然開口問了為什麼知道那是內地人?
你認為香港人會那麼做嗎?我們並沒有那麼低級
頓時,我想起了好久好久之前看到的一個新聞,確切時間有點記不得,但新聞的內容大致是這樣說的
香港迪士尼遊樂園新開幕期間迎來海量遊客入園遊玩,然而大量的遊客卻也造成了香港迪士尼的髒亂,此時的畫面轉拍至園內的垃圾與隨地出現的排泄物,採訪的記者並訪問了香港當地人對於此事的看法
都是大陸人!!!不守規矩亂插隊又隨地大便
看看那些大陸人,香港都給搞成什麼樣子了
兩件事情看似毫無關聯,卻都透露著香港人對於大陸人(內地人)的厭惡以及比起如此更加無法忍受自己身為香港人卻被他人誤認為大陸人的恥辱。
說實在的,如果不將他們的護照攤出來檢查,根本就無從得知做出這些讓人覺得顏面受損事情的人一定是內地人而非香港人。

他們破壞了一切

這句話是在第二天晚上我們和朋友父親的下屬吃飯時,年紀約莫二十多歲的哥哥給我的回答。為什麼會用破壞這麼強烈的詞語呢?
你有聽過蝗蟲歌嗎?
沒有
你聽過就懂了。

201217名香港網友組成高登唱蝗團於廣東道高唱蝗蟲歌
在大巴,小巴,地鐵裡的中國內地人就像蝗蟲一樣,都欠打。
轉自它們在餐廳,酒店,商鋪內到處亂叫喧嘩。
中國人呀,在街邊蹲下點煙,難道你不覺得醜嗎
中國人還到處生孩子,花錢大把大把。
其實呀這個中國,到處都是偷蒙拐騙呀。
如果有人高喊一句“我是中國人”,會讓周圍的香港人,人人害怕。
其實這個中國呀,世界上叫它“支那”,早就臭遍了東亞。
轉自可如今它一天一句普通話將我香港人同化。
侵略我們香港,侵佔我們香港地盤是中國人的本性。
它們寄生到香港,就是為了得到香港的永久居民身份。
中國內地孕婦肚子大的像外星來的怪物, 始終不停地懷孕後進入香港生孩子。
可是沒有人能夠阻止這些外星來的怪物搶奪香港人的永久居民身份。
蝗蟲在醫院的病床上生了走,走了來,
轉自香港人呀只能在悲哀中表示憤怒。
我們香港人今後兩代人的前途呀,已經全都被這些中國蝗蟲侵蝕的乾乾淨淨啦。
中央政府還天天給我們洗腦,說中國對香港多好多好。
其實這都是想給我們洗腦而設的圈套。
中國人一到香港境內,就大聲喧嘩,不懂分寸地叫囂。
個個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講起話來聲音很大,語氣輕挑。
轉自還經常對我們喊“如果沒有中國關照香港,香港早就死啦。”
好像香港得了中國多少好處似的。
哎,中國人呀沒有最醜,只有更醜。
它們到處拉屎撒尿,好像拉不夠尿不完似的。
它們無論吃零食,吐痰,都不會感到丟臉。
香港人天天譴責它們都譴責煩啦
轉自如今的這個香港呀,已被這些中國蝗蟲蠶食的乾乾淨淨。
回想香港當年的光輝呀,現在只剩下歎息。
香港人現在只能流血流汗地生活, 油水都讓內地蝗蟲搶走了。
真盼著有人能站出來挑戰中國,拯救獅子山吧。
否則的話,香港人就得面臨中國運來的假貨
面臨中國的假貨再加上中國人開的黑店。
轉自那時,就算你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中國,中國人也會像蝗蟲一樣不停地攪亂香港。
什麼假面包假奶 什麼假雞蛋假醋假酒
什麼假貨都會應有竟有。
現在香港人每天都生活在驚恐中,但是港府還不停地對中國暴民捐贈。
香港呀就是一個冤大頭,港府只會給中國進貢。
香港人的財產都捐獻給了中國的害蟲們,可香港人卻越捐越窮
真盼望有人能站出來解救我們的苦難和悲痛呀,
都十幾年啦,香港人對中國人忍夠啦
中央政府不是真心對待香港人,總是騙我們。
香港人在閉目流淚,可是中國蝗蟲怎麼趕也趕不走。
中國人在香港什麼都炒,炒地,炒車,炒水,炒樓。
把我們香港人的資源都占淨了
轉自,往日靠香港人打拼建立起來的香港呀,
你的繁榮景象,
已經一去不復返啦。
事實上,對比於中國大陸內地同胞的歡欣鼓舞,大多數的香港人在回歸所謂祖國懷抱時是帶著不情願與不甘的心情脫離英國統治的。在大陸人眼中受到欺壓與脅迫統制下的香港在當時的社會中擁有最先進的科技、流行、藝術、明星等等香港的一切都是美好而令人嚮往的,香港重回祖國的懷抱所代表的不僅是兩地也許會出現的交流,更是代表了中國中於在歷史上洗刷了當年被列強瓜分的恥辱。
從蝗蟲歌的歌詞裡可以看出除了當年回歸之時港人與陸人間的認同問題外,更多的是香港回歸大陸後開放後所產生的種種社會問題,例如陸人遊客在生活習慣上與港人的不同(中國旅客在港鐵飲食,遭港人嚴詞糾正),同時也缺乏同理心和公德心的態度將香港的市容破壞(隨地便溺、亂吐痰、口香糖、隨地蹲下抽菸等)、大量孕婦為了讓孩子取得香港居民的身分因此住進香港等待生產、大量陸人湧入香港購物導致物價漲以及商店的轉型,甚至是壟斷貨物使港人無法買到該貨品、陸人對於香港人的輕視與嘲諷(北大教授孔慶東在網路節目評論,「很多香港人給人家英國殖民者當走狗當慣了,到現在都是狗」、「香港人現在全靠內地人去旅遊,維護你們的生存,不然你們都得餓死變成臭港。」) 陸人大量進入香港炒做房價與一切能獲得利益的事物使港人的生活受衝擊。
雖然說這麼看來香港人討厭大陸人的行為並沒有那麼難以理解,但是我認為這些在開放後的衝突卻都是代表著香港與中國間的磨合,經過多年英國統治的香港在精神上已經不認為自己是真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然而卻又無法否認自己的確是屬於中國的一分子,如何去改變心態真正的與中國改善關係卻又不失去身為香港人自覺也是現在以及未來一項重要的課題。中國人的部分雖然在言語中經常性嘲諷香港人,然而在事實上我認為卻是羨慕香港的,它們渴望香港的進步與開放、渴望香港這個夢想之地能帶來的財富與繁榮、渴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夠享受和自己不同的美好生活。也許現階段香港和中國的問題仍然還有很多需要磨合的部分,但我想真正能改變成為互相接納與理解的那一天還是會到來的。

2 則留言:

  1. 論及自我認知的問題,我認為相當有趣。
    只是個假設,若是台灣最後被統一了,
    那麼這篇文章提到的問題,
    就會變成台灣人民的問題了。


    留言者:9954024 鄭姿筠

    回覆刪除
  2. 香港人、大陸人等等作為人群的標簽,背後都意味著更大的議題,要更加小心與謹慎使用。多多碰觸不同歷史經驗的人群與文化,會有助於我們釐清這些標簽使用以及其在具體日常生活上真正的空洞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