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一處的熱鬧喧嘩,是世代累積的傳承。

/文 李佩璇

而今日的老屋保存熱潮?

      (照片取自正興咖啡館)

這幾年,老房子在台灣成為一種流行,政府民間紛紛開始以老屋為主的改造運動,出現由政府帶頭發起的「老屋欣力」、「老屋新生大獎」、「老房子文化運動」……等,民間也興起將老屋翻新、整建或轉型成咖啡廳及展演空間,這樣的趨勢或者說是一種潮流,或許更精確的稱作是經過包裝的文化運動呢?

但,隨著對老房子的關注日益增加,加上2013年暑假到都市更新處的實習經驗,帕嚓一聲就點醒了我的文青幻想,漸漸的覺得城市中不斷複製的老屋再生運動似乎成為一種附庸風雅的時髦商品,各種媒體有如狂風掃落葉般的在各式的報章媒體上極盡所能地鼓吹老屋再生的好處。




˙
大稻埕街區的老屋



  (圖為大稻埕-小藝埕)
 
當時我首先看到的是第一階段的照片,也就是全然沒有變動過的建築原貌,照片上的顯示是破舊的老建築;接著,是整修過程中,工人將房子中的一磚一瓦敲下,丟掉!房子的換上截然不同的磚瓦,無可否認的,他們取用的是復古風的磚塊瓦片;最後完工時的照片,像是新房子一般,裏頭的結構、建築造型,全然的換上了新的風貌,驚訝的我,好奇的問了問,所謂的老屋整修都是這樣的嗎?那老房子原本的樣子呢?永遠記得那位大哥回答我的「沒有人喜歡老舊房子的樣子啦!破破爛爛的你會想進去嗎?」,我又說了「那幹嘛不要直接蓋新房子,裝潢風格就來個復古風!」,那位大哥又說「大家都習慣在包裝好好的樣子下生活啦,反正沒有說破,他的骨架是老房子沒錯啊!」

在都市更新的爭議之外,政府找到了這樣的偽裝,讓人民大方地買單,在民間不斷渲染之下,大家都開始將老屋整修再利用作為信仰,並且持著這樣的信仰堅定的向前,但我真的好失望,在與房子好好相處的想望中,這樣的平衡似乎怎麼努力都企及不了。

˙南港瓶蓋工廠

南港瓶蓋廠前身為「國產軟木工業株式會社」,是日治時期所成立的民營工廠工廠,光復後由台灣省專賣局接管(即現今之公賣局),改名「木栓工廠」,為過往生產馬口鐵瓶蓋的工廠之一,主要供給公賣局包裝各式酒類,民國47年才再度更名「台灣省菸酒公賣局瓶蓋工廠」,成為後來俗稱的南港瓶蓋工廠。

民國93年瓶蓋工廠正式吹熄燈號,其後空盪的廠房,多年的棄置也無人搭理,於民國99年起,由台北市都市更新處推動「臺北市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ban Regeneration Station;URS)。提供舊有閒置空間,讓民間埋入創意與想像的種子,試圖找出讓過去與未來並存的方式,挖掘出在地特有的文化與自信,使其成為城市居民共有的庇護所,其實也是藝文創作的萌芽地。

2013年,都市更新處代管的年限到期,交還原先產權所有人,決定拆除挪為他用。

引起了相當多的抗議以及聯署活動。

提出以上的資訊,並非欲討論去留的爭議,只是大家在老屋的迷失之下,都遺忘了原先建築物的歷史可貴在何處,竟出現「瓶蓋工廠 有文化」這樣的報導標題,但何處沒有文化,這樣的論調豈不荒謬?




˙華山車站
「日據時代興建的華山車站面臨拆除,鐵道文化協會會長嚴裕欽痛批,市府文化局要拆華山車站,一邊又建議改造華山地區時,須將車站歷史元素納入,並重建鐵軌與月台營造鐵道意象。
 日據時代興建的華山車站,是北市最古老的車站,但市府推動台北好好看計畫,準備拆除改建辦公大樓,鐵道迷急得跳腳。」
                                                                        -2009/07/23中國時報C1版

華山車站(位置:林森北路以東至華山公園西側,市民大道二段以南、北平東路以北所圍區域,總面積約2.3公頃)曾經是台北市規模最大的鐵路貨運站,於日治時期進行軍事貨運運輸,光復後作為貨物轉運中心,站內股道多達十三條,過往台北的所有鐵路貨運業務都是在此處理,可見此地的歷史重要性。

民國七十五年,因進行台北至松山的鐵路地下化工程開始(松山至南港的鐵路地下化),華山車站功能改由南港貨運站負責,原址改稱「華山車場」,站場的一部分被台鐵、榮工處等單位當作儲存場,長期用來堆放施工用的物料或臺北專案建材,由台北站管理,直至2009年國有財產局交由北市都市更新處代管維護。


日治時期街道圖
出處: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地圖與遙測影像數位典藏計畫
中山北路「一條通」在日據時代與二至八條通齊名,當時是日本人大小官員聚居和娛樂休閒活動的地區;兩旁房屋林立,是日軍較低官階的軍官宿舍,鄰近由日軍興建的樺山車站和當時的台北車站是同一個站,日本人在民國二十六年興建樺山車站,在日本侵略東南亞時,軍事物質都是在樺山車站進出,嚴禁閒雜人進出,而現在的華山創意文化園區就是台灣最大的民營日本清酒廠「芳釀株式會社酒造廠」,為台北地區現代化製酒之濫觴,後來因為軍方對清酒的需求極大,所以總督府乾脆直接收購成為專賣局台北酒工場,1937年日本發動侵華戰爭之後,軍方對酒品的需求更高,拉出一小段鐵路支線連接台北酒工場協助運酒,方便運送產酒,也成了總督府興建樺山貨物驛的原因之ㄧ。

同一時間,為了配合市內交通整頓計劃,位於舊鐵道工廠東北側的大稻埕驛,也在樺山貨物驛完工後,正式宣告廢止,此一發展,嚴重影響原大稻埕驛附近聚集的各民間聚會,因應華山貨物驛的設置,也紛紛於附近地區興建所屬倉庫,例如:臺北材木商、臺灣運輸組合、臺灣米庫利用組合、臺北米穀卸商組合等,此外更有聯合倉庫的成立,例如:由大阪商船、近海郵船、日本通運、臺灣倉庫、日東商船、共同倉庫等數家公司,共同成立了「樺山驛私設倉庫共同建設組合」,原來繁華的大稻埕樣貌,便隨著淡水河的日益淤塞,從仰賴水運運輸的時代轉移至鐵路運輸,漸漸地昔日大稻埕的繁華景貌只能從歷史中去追憶了。

臺北市街道詳細圖
出處: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地圖與遙測影像數位典藏計畫
台灣光復後,樺山貨物驛改名華山貨運站,跟前一站的松山一起保留下來,此區由軍事物資轉運中心變為貨運中心,水泥及糧貨都在此處卸貨,當時月台的另一側會停滿牛車,所有的貨物自月台卸貨後都交由獸力運往城內。

【1953-09-08/聯合報/05版/】
 物資局及經濟部材料供應處配售之民用水泥,決於今(八)日上午開始掛牌供應,牌價每包二十七元五角,辦法如下:(一)十包至五十包者繳款後立即提貨。(二)五十包以上至三百包者按申請牌價繳款後,第五天提貨。(三)三百包以上者,接獲通知後定期在華山車站提貨。

【1957-07-28/聯合報/02版/】
 建築材料市場,水泥:收買氣略見轉活,且目前做價居低,執戶乘機強立拉高,在華山車站做價每包微升五角,普遍以五○元略有成交,其餘紅磚、三夾板、油毛覘、油灰等做價則均仍徘徊舊檔。
 
當時全台灣的米市大盤商都集中在華山車站一帶,私設倉庫中與米業相關的有臺灣米庫利用組合、臺北米穀卸商組合等,而總督府專賣局台北酒工場後來轉型成台灣省菸酒公賣局台北第一酒廠,此時期,由於米酒的產量逐漸增加,更成為台北酒廠黃金時代的代表作。

另外,華山車站有時也作特殊運輸,由於華山站與軍法處(今喜來登飯店)相隔不遠,且站內腹地廣闊,平時較無一般旅客出入,較台北站單純也易於控管,因此於民國40-60年間,偶有改裝為專門戒護受刑人的貨物列車停靠於此,再根據《臺灣,請聽我說》等書所做的訪談記錄,當時部份受刑人由臺北監獄或軍法處出發,於夜間步行至華山站搭乘改裝列車,待車輛至台東後,再渡船前往綠島。
 
現代的年輕人或許已經很難想像,舉國歡騰的國慶日是什麼樣的景象了,過去,每到了雙十國慶當天,北市的各重要地區都會舉辦晚會以及慶祝節目,華山車站在當時便是常用來當作慶祝及晚會的場地。

【1959-10-10/聯合報/02版/大眾生活】
北市各區今祝國慶 舉行演戲舞獅燈謎高蹺大會
˙退役的華山車站
 
隨著臺北都會區的迅速發展,市內人口與自用車輛的總數也不斷激增,使地原有的鐵路與平交道設施成了都市內交通及商業發展的最大阻礙,1979年交通部開始執行「臺北市區鐵路地下化第一期工程」,並於1983年成立工程處,預計將「萬華-華山」段縱貫線鐵路移入地下,以改善臺北西區擁擠的交通情形。1986年(民國75年)7月21日,廢除「華山貨運站」,其功能改由南港貨運站負責。原址改稱「華山車場」,堆放臺北專案建材,由台北站管理。台北專案完成後,華山車場隨之廢止,華山車場原有用地之所有權移交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並由臺北市政府管理。

華山車站的運輸功能逐漸被南港貨運站替代之後,原仰賴華山車站運輸的行業便紛紛沒落,米業即為其中相當明顯的案例。

述說完一段華山的精彩過去之後,發現於報章雜誌中對於華山的保留、它的歷史價值、它的歷史記憶總不多加論述,而只是抗議,希望保存下來,若我們在討論老屋議題時,能實際的關心老屋的整修建置,或者關心當地的歷史脈絡發展,才會發現其實處處真的充滿寶藏,大家對於老屋、老建築的迷戀並不該僅停留在「老」一詞之上,令我不禁想,現下對於房屋的保存,難道只是幾年就會重新再流行一次的復古熱潮嗎?






1 則留言:

  1. 非常有意思的一篇文章。不僅對當今復古與懷舊提出反思,也找到早期報紙呈現過去狀況。呈現了議題的張力,但究竟問題出現在那裡呢?未來是否多留意具體問題的討論以及其解決的可能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