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來吧!聊聊千甲里-



都市邊緣化下原住民
部落認同與再造部落

(一)前言



原住民從原來的採集與狩獵的生活進入現代勞力市場之中,從歷史脈絡來看約1960後期到197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而當時以工業化出口為導向的政策,需要大量勞力,吸引許多鄉村的勞力集中往都市發展。這股外移的趨勢,和當時社會經濟結構上的重大變動有連帶關係:此時正是臺灣經濟發展「轉捩點」之後的幾年,而經濟起飛也改變了部落的經濟,農耕生活無法再支撐原住民的生活,但又因為原住民所居住的地點偏遠,未能即時的進入勞動力市場的運作中,使原住民在經濟及文化的雙重衝擊下徘徊在都市的邊緣。

因此都市原住民離開原鄉,不管是被迫,如風災等,亦或是經濟因素這都是社會結構的問題,這使的他們認為能在都市求得一份溫飽。但在都市生活的原住民有時更是比在原鄉的原住民更加邊緣化,物質文明使他們徘徊在城市與原鄉之間。他們是旅程中的原住民,他們逐著工地、逐著金錢、逐著生活,當根已漸漸扎入土地,卻依舊沒辦法改善原來的生活品質時,他們夾在都市與原鄉漂泊的情感不會因定居而有所凝聚。

而千甲里正是一個匯聚著相當多因素聚集而成的都市原住民聚落,他們從台灣的各地來到新竹這個地方工作,他們有許多因為八八風災回不了原鄉,他們有些開始在千甲里紮根,但有些依舊繼續旅行。

(二)千甲里原住民的聚居

  千甲里位於新竹市三重埔,竹東鎮與新竹市城鄉的交界,頭前溪旁正是發展中的竹北市,有著許多建案,因此在千甲里住著一群都市原住民,他們逐工地而居,來到這個離工地較近的郊區落腳。一個門牌下住著十幾戶的人家,有的是空地搭建的鐵皮屋或是舊豬圈加蓋漫著股股騷味的矮水泥房;有的是層層貨櫃堆疊起來的貨櫃屋,排水不好,但房東也不願意處理,放任水蔓延在屋內。這裡住的大多是排灣族和阿美族,靠著板模、綁鐵、樓房建蓋等等勞力工作維生,他們多是因為天災毀壞了原鄉,而隨著工作移居到新竹千甲里。

    紀錄片《千甲》
中一位從來義鄉來的排灣族大姊說:像我們那裡土石流又不能住,像我們沒有永久屋的人,沒有的地方住……但一個房子只能申請一個永久屋,想我們幾個姊妹有的都是嫁出去的,永久屋是被大嫂登記的,所以我們在來義也沒有房子……他們沒辦法在原鄉申請永久屋(但其實永久屋的申請與建蓋,又是另一個問題),因為在原鄉,一家戶只能申請一間,因此現在的原鄉對們來說已經是無家可歸了。

  原住民在都市邊緣的聚居除了經濟因素之外,離開原鄉,少了部落的支持及照護,情感因素也潛移默化在影響著他們的遷移。在千甲里一直以來有來來去去的原住民在此做遷移,他們透過社會網絡的牽引,更體現了不同以往的文獻中討論的「
一般認為傳統上人類結合的主要基礎是血緣和地緣,但在都市化的社會中則傾向以利益和興趣為結合的基礎,正因如此,鄰里的互動降低了,朋友同事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蘇羿如 2007:6)。因此千甲里住著來次台灣四方的原住民,不同的原鄉、不同的族群,為了工作而遷徙。而都市原住民做為一個團體,除了有大量的機會與漢人接觸,在更多場域之中,他們與不同的族群的原住民接觸,在各族之間他們互動交流,這也對他們的族群認同產生相當程度的影響,因此我們更應該從中了解族群意識生成的內涵與機制,且在都市生活所形成的社會網絡其實在某方面也能作為情感上的支持,網絡與意識是有效再造都市部落的根源

    而在風災之後漸漸有原住民定居然而居住環品質差但會選在千甲里聚居,其實更是符合原住民居住習慣的環境,一個月
3500元的租金用貨櫃在田野間搭起來的小聚落,在都市中的公寓根本租不到;阿美族的野菜辨識能力,讓他們在田野間可以做野菜採集;他們喜歡小酌、聊天、歌唱,在田野間自己搭起來的「Daluan」做休憩,是在一般擠壓公寓不能做的事,因此他們再千甲里找到了原鄉的環境,因此千甲里已有符合再造部落的環境條件。


(三)   千甲聚落CSA計畫


CSA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意思是「社區支持型農業」,是農民與鄰近吃其生產食物的人們之間的連結,為「食物生產者 食物消費者 每年的互相承諾 社區支持型農業和無限的契機」。在此定義中,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關係的本質,建立在彼此的承諾之上:農場餵養人們,人們支持農場,並共同分擔潛在的風險和收成。「社區支持型農業」它並沒有一定的發展模式,反而是更加強調各式各樣的農場出現,發展出自己的規模及方向。



社區支持型農業為農夫與社區創造了一種互利的安排。農夫承諾在生長季節提供健康、在地栽種的食物,以交換「股東們」於春天的財務支援。社區支持型農業的目標,即在於幫助人們重新連結養活他們的土地。股東們知道他們所吃的食物如何生長,以及在何處栽種;而且他們可以學習了解供應此一食材的複雜過程。

加入「社區支持型農業」,讓我們更加了解對土地、與彼此之間的互賴。它有助於鄉村生活的存續。我們的農場有能力在為許多家庭栽種並提供食物之餘,同時從事適當的土地看守任務。正是透過農場與社區的合作,一個永續、在地的食物供應體系才成為可能。(Elizabeth Henderson 2008)


  千甲里的聚落CSA計畫,一開始是由在工研院公益基金會擔任公益委員會負責人的呂耀洲先生,所提出的第一個專案計畫,希望以社會企業的方式改善台灣農業與在新竹的都市原住民的困境。此計畫由當時也在工研院擔任工程師的陳建泰先生,接手主持並積極推動千甲實驗農場,他將工作辭去,經營起這個CSA計畫,在計畫中學習自然農法,想重計畫中去實踐回鄉及自營農作的理想。而農場的另一位主持人為Yusiy(泰雅族名,漢名劉美玲)她在CSA計畫進入以前,已經長期關注並救濟千甲里這附近的原住民,她希望透過這樣自營的方式,有一天能使原住民掌控自己的經濟生活。
  陳建泰認為糧食供給的模式應該跟網際網路安全基礎做學習,「去中心化」分散風險,建立多個獨立且完整節點來運作,彼此分散又相互連結,他說:「一個資訊會拆成好幾個封包經過不同節點傳送,一條路不通再走另一條,而且每個
server的替代性都很高。糧食生產也應該如此,每個區域要有自己的糧食供應圈,一邊出問題,另一邊可以馬上支援。」CSA透過小規模的社區農場做運作,以社區人力為基礎,排除了大規模生產時所需要施加的藥肥,解決農業的三大問題產銷通路、品質認證、自然環境的持續運作,透過CSA農產品市直接送往消費者手中,消費者的金錢支付也是實質會饋入自己將實用的農產品之中,透過社會網絡消費者與生產者的直接接觸、且與產地的直接接觸,品質問題更不需要由第三方開立證明,最後自然農法及生態農業風能使土地永續耕作,CSA計畫欲解決的便是這樣的系統結構問體。
  在紀錄片《千甲》
Yusiy解釋道,CSA社區協力農場再千甲里有10~20%的資金是留在協會內做為當地原住民的教育、課輔及公共事務發展等等的金費運轉、使用,或是急難救助協會會員等資金,讓在地生活的原住民是有尊嚴的活著。當農業機械化之後,人們吃的都是機器和化肥堆疊出來的農作,已經缺乏與自然的接連,這就好像都市之中的原住民,他們原來是與自然相結合的民族,他們的故事與生活是與大自然與土地交織在一起的,而來到都市貨幣的市場使得他們要不斷出賣他們的勞力,像機器般的勞動為了換取一塊銅、一張紙堆疊出來的生活。因此若能使CSA這樣的計畫發展在這些都市原住民的生活發展,試圖將他們找回與自然的連結,或許更能改變現代物質文明帶來的緊繃。


(四)從實踐到認同



  千甲里是個特殊的原住民聚集地,雖然有著來來去去的原住民在此遷徙,但也有已經定居已久的原住民,他們即被來自不同的原鄉及族群,卻有著類似的背景,同樣是逐工作而居的都市原民,他們又都是風災的受災戶,他們不同與許多都市原住民,他們有許多是回不了原鄉,有進不去都市,因而被夾在都市邊界,對於都市原住民來說,都會區或許是空間、或是文化上的荒原,不過,也因為彼此共同的「去部落化」經驗,讓他們有建構集體認同的可能。

  Yusiy說過他們是「在都市,他們就好像是被遺忘的那一群」,並且工作的不穩定等經濟因素連帶著下一帶的教育問題,更是讓人擔憂的,Yusiy說在這裡仍有未入籍的原住孩子,他們在新竹這個要求學業的都市就學,同儕與師長總會不經意的舊排擠了這樣特別的存在,他們或許是無意識的,但這就是社會結構上的問題,原住民孩子的父母,每天忙碌的掙錢,
總是會忽略了孩子的教育問題,他們在資訊及教育的資源上不對等,所以有著基本的教育
上的差距,又能如何跟一般的都市孩子做學科上的競爭,以至於原住民的孩子對自我產生的認同裂痕、對成績的自卑感,才會有行為偏差的出現,因此在新竹這個都市更是壓迫著原住民孩子在學習上的權力,為了不原住民孩子繼續落入這樣困苦生活的輪迴裡,因此Yusiy成立課輔班,教的不是學科,而是原住民傳統文化、語言、知識等等,讓孩子們了解自身的文化,產生興趣,對自我價值的認同,取代偏差行為的延續。Yusiy希望透過這樣CSA的社區計畫和里巴哈克協會,讓原住民從耕作中找回與土地的連結、找回成就感、與豐富的傳統知識,能有掌控自己經濟的能力、緊急救濟的幫助等等,並且透過耕作做為聯繫情感及找群共識的契機。


資料來源-

1.          蘇羿如,2007,遷移中的台灣「都市」原住民。國立空中大學社會科學系

2.          蘇羿如,2001,都市原住民的聚集/離散型態與族群意識:以社會聯繫觀之。國立 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3.          都市邊緣化下原住民族部落認同與重建-以新北市新三鶯部落為例

4.      劉千嘉,2010,下山往上游:都市原住民的社會流動。論文發表於「2010台灣社   會學年會暨國科會專題研究成果發表會」

5.     里巴哈克協會,官網(http://www.libahak.org/)
     6.    孟凱,2008,什麼是社區支持型農業?
  (上、下)
by Elizabeth Henderson
合樸農學市集
(http://www.hopemarket.com.tw/?p=412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