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邊緣人


文/傳科03王柔婷



在木柵住了二十年,從來沒走進這裡過。
這裡有種特別的寧靜感,到處都是灰白色調,若是偶爾有點彩色,那可能是地上的垃圾,或是好天氣有人把衣服晒出來了。抬頭一看,有些窗子破了,有些牆壁塌了,很多空間顯然沒有住人。鼓起勇氣想走上樓梯瞧瞧,卻馬上把被一團難聞的空氣包圍,說不上來是什麼味道,總之,我逃走了,只想快步遠離。這裡不是電影中的場景,更不在荒郊野外,而是位於台北的安康社區,政府用來安置弱勢團體的平價住宅區,也是台北市最大的貧民聚集地。

小時候如果有人問我「你家住哪?」,我通常會停頓個五秒,「安康社區」這個詞停在嘴邊,想說卻又說不出口。髒亂、貧窮、犯罪、精神病、整天發酒瘋的人(我最怕),有太多理由讓我不想跟安康社區扯上關係。

「安康社區」這個詞讓人害怕與不安,事實上,它已經被標籤化四、五十年了。
安康平宅建於1970年代是台北市第一批也是模最大(1024)之平住宅。住宅內元面積狹小,僅1412),且相對應公共施不足歷經近四十年後體設施呈落後與老。目前約有八百多戶居民(兩千五百多人)在此居住,經濟能力差,多為低收入戶家庭。
根據台北市社會局100年度的資料顯示,其人口組成更以無工作能力者居多。

18以下7710-61216-1228512-18365
65歲以上:307包括因原家庭成員離去或世之居老人)
身心障者:591
原住民:74

外籍包括大陸與大多越南含成人子女):354



/夢想家



最近這兩年,安康社區變了,因為政府注意到它,具體來說,是政府注意到這塊土地。在過幾年,它即將煥然一新,擴建成三千多戶的社會住宅。
台北市政府自去年開始推動「安康平宅社區改建公營住宅計畫」,此計畫將採分期分區方式開發,民國100年底通過「安康平宅」都市計畫變更,第一期基地預計於101年底完成規劃設計,102年辦理施工廠商招商作業,預計104年興建完成。目前安康平宅第一期基地之住戶已由社會局協助全數安置與清空,接下來則由都發局主導更新改建計畫。



其實這項公營住宅計畫,我很晚才知道,聽到後心情複雜。我直覺的反應是開心,也開始想像安康十年後會變成怎麼樣。是不是改建後就不再髒亂了?是不是改建後就不會看到喝醉酒的人?是不是改建後說到安康社區,不會再讓我難以啟齒?環境無庸置疑會改變,不過人不會變阿!現在住在社區裡的這群人,他們會搬到哪?
如果按照都發局的計畫進行,已經有一群人的房子被拆掉,被迫遷離自己的家園。安康社區服務站的社工跟我說,當初拆第一期房子的時候,有接到不少抗議,他們不知道自己該搬去哪。大多人可以往社區內其他空屋移動(還沒動工的區域),有部分的人則是不能繼續待在安康社區。而能不能在施工期間繼續待在社區內,就在於符不符合入住資格(每人平均收入不得超過14780元)。

「其實是以前沒強制他們離開,很多人(第一期)是不符合續住資格的。」社工告訴我。
「那他們該搬去哪呢?他們負擔得起外面的房價嗎?政府會安置他們嗎?」我追問。
「或許搬往其他台北市的平宅,我們也不能對他們做保證。」社工有點無奈。
盡管他們不符合入住資格,他們還是需要被照顧的一群人。舊住宅即將消失,新大樓如火如荼的進行,居民擔心,新住宅蓋好他們是不是沒地方住了?他們負擔得起嗎?政府說,原住戶可優先安置,但他們必須適應新的租金、租期規範。


「希望新大樓裡有什麼?」我好奇問社區裡的居民。
「游泳池!」男孩好高興的說。
「多一些無障礙設備吧」方太太顯然困擾很久了,安康社區內老人多、身體障礙者多,居民只能辛苦的爬上爬下。
「不要把我和鄰居拆散就好了」黃阿姨正站著和林媽媽聊天。



/脫貧拖瓶





無論對新大樓了解多少,原住戶普遍的意見多圍繞在房租上。
「太貴叫我們搬去哪住?根本住不起!」
「新大樓好是好,但還是不要太貴吧
「再貴也不要超過一萬

那,到底多少錢算合理?標準何在?
目前,政府有意打算以市價的七成出租,只租不賣。不過,有鑑於各國公營住宅的案例,政府也不把話說死,若是以「原住戶收入的30%為標準」也不無可能。
在怎麼樣合理,在怎麼樣便宜,居民恐怕要花一段時間適應。因為,過往的價格實在低的讓人驚訝!依照個人經濟狀況不同(分為0~5級),一個月最多只需繳納兩百七十五元(不含水電費),這筆錢稱為維護費,而不是以房租稱之。事實上,這麼低的租金,根本就無法保障生活品質。長期在荷蘭深耕社會住宅Riny Sprengers甚至認為 ,台灣安康社區的狀況,根本是種變相的貧困陷阱,有些人寧願不找工作,或是不積極尋求工作機會,只為了符合入住標準。

有人擺明不想工作,有人後天無法工作,有人努力了十幾年想脫貧,至今卻還是待在安康社區。這讓我想到,爸爸常跟我說,民國五、六零年代台灣人普遍都窮,大家窮怕了,只想趕快富裕起來。相同的生活處境,安康的居民可不可能脫貧?為什麼?無法脫貧,再合理的方租,也都很難讓居民接受。


/後記





每個星期六下午,是安康社區最熱鬧的一天。走進社區,可以看到大人、小孩們,各自組成一群,聊天、運動、玩遊戲。陽光灑落再他們臉上、空氣中瀰漫著歡樂,人與人的連結,是社區經營最重要的一部分。雖然這樣的互動不是常態,平日居民間並不是那麼活絡,但有這樣短暫的充電也足夠了。



/參考資料


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

公視獨立特派員

陳柯玫(2007)。貧窮文化的詛咒?─台北市安康社區次文化之研究。國立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碩士論文。




10 則留言:

  1. 中間有一句政府注意到的是土地,聽起來滿傷心的
    整府通常到地不夠用,要建設時才會想到之前的弱勢族群
    政府和資本主義的立場一定會一直找土地翻修,然後買賣
    但是上面的人呢?他們沒有地方可以去,但他們總是被忽略可是最需要幫助的一群

    回覆刪除
  2. 照片拍得讓人有置身現場的感覺,如果有機會很想到訪安康社區,在所有不被喜愛的景象被掩蓋之前。

    回覆刪除
  3. 親身到那裏去了解實地的狀況感覺真的很棒~~~

    回覆刪除
  4. 很有意思的主題,希望可以補充延伸或深化議題。邊緣人的題目和第一段文字,「很有神地」提醒我們這是很好的題目。但如果在談了安康社區與政府政策以及改建後的相關問題後,加強聚焦內部幾個故事,以及多著墨在社會福利政策如何創造脫貧的可能性,可以增加閱讀性。文章裡提到荷蘭的社區經驗,也可以多加以延伸軸線。

    回覆刪除
  5. 看了這篇又勾起兒時在安康的回憶

    回覆刪除
  6. 請問柔婷還住在安康社區嗎?我是瑞枝老師的朋友,我叫高雅寧,在政大民族系任教。有機會可以跟妳聊聊嗎?若方便,請email聯繫:kaoyn@nccu.edu.tw。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