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

是暖冬還是嚴冬?

文/人文社會學系 姚念妗

毛茸茸的季節

  又到了冬天了,每每我最期待的時刻,是我那穿也穿不完的毛衣,以前在台南沒有意識到毛衣的重要性,來到新竹讀書之後,毛衣成了我的救命寶物。打開我的衣櫃,掛著滿滿一排的毛衣,都是爸爸從工廠帶回來的樣品,尺寸若有不合的可以送給同學,偶爾和同學分析哪一家網路拍賣業者的毛衣作工多差,經營手段有多暴利。總總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家經營一間小小的針織廠,所以我從小與毛衣為伍,在毛衣堆裡打滾,甚至玩累了就在上頭睡著。也因此耳濡目染許多與成衣相關的專有名詞,舉例來說:毛衣有彈性的縮袖那叫羅紋,還有後片、絲帖等等。

小小的企業社

        雖然許多女性朋友都羨慕我有穿也穿不完的免費毛衣,但其實我總是覺得開心不起來。我的父親年輕的時候在家鄉的紡織廠工作,工作表現很出色,也在那時候認識了我的母親。在各大紡織廠打拼了幾年,終於在民國78年成立針織企業社,開始自己接單做針織。一件針織衫的製程其實並不容易,完成製作要經過20多道流程,也是多個產業合作的成果。以下是針織衫的一生:從設計開始交由品牌公司來處理,接下來的歷程,都是交由工廠加工;設計完稿之後,便是打成樣品。正式的製作便開始,從挑毛線、染毛線、織片、裁剪、縫合、繡補、水洗、熨燙到包裝。除了縫合後的工作都是在針織廠中完成的之外,前置作業也是針織廠要主動接洽連繫,因此常常看到父親一個人整天疲於奔命,開著小小的廂型車載著滿滿的、一綑綑的半成品,著實令我心疼。

台灣紡織業興起

   針織業為紡織業的一部份,而紡織產業是台灣次於電子業與金融業的第三大產業,發展至今已經五十餘年。光復初期,也是台灣紡織業的萌芽期,除了接收日本政府留下的部分設備之外,中國的部分紡織工業也隨著國民政府遷台,當時以棉紡為主。1950年代初期,也因為美國援助原料棉花,更提供技術與設備,台灣的棉紡織因此大舉興起。1953年開始,國民黨政府不僅將紡織業、肥料與電力事業列為優先發展產業,兩年後還設立獎勵投資條款、鼓勵進口專業機械的貸款,加速了紡織業的快速發展,到1950年代中期,全台灣的紡織廠已經有一千多間,佔全台工廠總數的10%1950~1960年間,因為台灣低廉的工資以及勞力密集的加工區,使得台灣的成衣業迅速的打開全球的市場。而後,石油工業的進步,人造纖維的大量產出,使得台灣紡織業邁入成熟的階段,紡織品出口量也持續而穩定的增加,並曾經成為全球四大紡織出口國之一。[1]

國內紡織業的衰退

   1970年代,中東戰爭使得石油原料價格上漲,使得紡織業的重要元素-人造纖維成本大幅提升,大大削弱了台灣的紡織業競爭力。1980年代,紡織業出口達到頂峰之後,勞動力逐漸短缺,國內工資大幅上漲,勞工意識也漸漸抬頭,國內傳統加工產業大舉遷移至工資便宜的東南亞國家或是中國大陸;再加上東南亞開發中的新興工業國家紡織業的竄起,台灣的紡織業面臨前所未有的瓶頸,尤其打擊了台南多家紡織企業。
   1980年代中後期,許多紡織企業退出台灣,紛紛將觸角伸向中國大陸,而我父親卻在此時成立針織企業社。

高價品牌的代工

   我父親年輕時在其他紡織廠工作,也認識了許多位從事紡織業的好友,各自在其他地區專營不同加工廠,有些人的公司負責設計;有些負責製織片,早期也替我的父親介紹不少訂單,其中不乏國際知名的品牌(ex: DKNYArmaniFILAColumbia),雖然國際品牌的要求比較嚴格,但是合作中的利潤卻是很合理。合作了十幾年,父親一直替國外品牌代工,我還未搬到外地讀書仍住在家裡的時候,父親常會帶一袋袋的貼紙與標籤回家,說我們手也閒著沒事,可以邊看電視邊貼貼標籤貼紙,尤其是Columbia公司的衣物標籤都是牛皮厚紙板,是我特別喜歡的材質,我總會留幾張下來。

家庭代工廠

在父親工廠工作的女紅,都是四五十歲的阿姨、歐巴桑,從年輕就開始在工廠裡當女紅,知道父親要在外頭開針織廠,才跟著被挖角過來。我母親在我四五歲左右的時候,也在住家樓下弄了一個工作間也另外聘請女紅,地點在市區附近,讓女紅可以就近來幫忙,也分擔父親針織廠的工作量。針織車的噪音其實滿大的,所以那時候的住家選在非密集住宅區的地方,那時候隔壁好幾戶透天厝都還沒有住人,而在經營三四年左右,卻也因此遭到小偷因應地利之便而趁機而入。那個下午我一個人睡在有陽台的房間,我們這戶與隔壁幾戶的陽台都是相連在一起的,那時候的我才五六歲,還曾經爬過陽台右側的牆去隔壁找青梅竹馬玩,可見這道牆的高度一定不高,那是夏天而我睡得可酣熟,完全不知道小偷已經溜了進來,從母親的櫃子裡偷了好幾萬元,或許是逃跑跑得很急,我用來裝壓歲錢和零用錢的扮家家酒皮包也被他落在陽台上,散落一地。過這件事後,也因為工廠所接的訂單逐漸減少,母親便把樓下的工作間收了起來,全家也搬到鎮上的鬧區去。

海外的事業

        父親在創業不久,也曾經與好友合資在中國大陸設廠,因為中國大陸工資便宜,所以對到中國大陸經營深感信心。在我高中之前,父親也常常為了巡視中國工廠的情形而出國一兩個禮拜,但是這幾年中國大陸工資開始上漲,加上運費、各種雜支之後;同時,來自國外知名品牌的訂單越來越少(東南亞的紡織業技術已經進步,但工資還停留在很低的階段,所以訂單大多轉往東南亞的國家),到中國大陸設廠已經沒有那麼多利潤可圖,所以父親在前些年也將廣東東莞的工廠給收了起來。

網路拍賣的興起

   雖然國內的針織工廠為了生存大量外移,但這十年來卻注入一股暖流。2000年代中期,台灣的國民自創品牌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2007年尤以lativ米格國際表現最為出色,推出各種促銷方案,讓優質又平價的成衣打開台灣的市場;更用大篇幅的廣告,打開各大入口網站都能看見他們的橫幅廣告,憑藉著MIT的名號,很快地就成為年輕人最愛用的品牌之一,而父親的針織廠也曾經替lativ代工針織好幾年。而在lativ米格國際迅速發展的幾年後,將工廠移外越南,也被爆料出早就不是全MIT的成衣品牌,我父親也曾開玩笑地說:「叫同學別買這間了啦,又不挺自己人做MIT。」這間國民服飾的熱賣風潮也因此暫緩,而有許多後起之秀。這幾年,網路拍賣的自創品牌越來越多,一開始是向成衣工廠或中國大陸批發成衣到拍賣平台來賣,穩定後結合許多行銷手法,將資本額越做越大,到了一定的資本累積還開發了設計部門,自創本土的國民品牌。

是寒冬還是暖冬?

        父親這幾年的訂單也就是這些網路上常見的國民品牌,但也因為是網路拍賣的品牌服飾,就有一個共通的特點,那就是比起國外的大品牌,價格自然是便宜許多,對於我們這些常常逛網路拍賣的小女孩而言當然是很開心,但對於我父親這樣的小型針織廠,卻是令人擔憂的。過去替國際大品牌代工的針織衣,一件要價肯定是好幾千塊起跳,針織廠每件利潤約為幾十塊新台幣;而現在網路拍賣上的針織衫,一件售價約300~400起跳,針織廠分配到的利潤一件約為幾塊錢而已。雖然訂單多了點,但是針織廠營運起來格外艱辛,付出與收穫不成比例,說起來是成衣品牌的暖冬,卻是下層的針織工廠的寒冬啊。



[1] 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2008):科技發展政策報導,20081

3 則留言:

  1. 感覺事一個台灣發展產業的縮影
    資本主義追求低工資,是無避免的。我們要怎麼走也一直都適一個問題
    但是ㄧ直沒有好答案。
    總是有一種憂心忡忡的感覺

    回覆刪除
  2. 喜歡這篇文章
    溫暖中帶點淡淡的哀傷
    想延續國民品牌問一個問題:
    在你父親的工廠中,也會接台灣設計師小量的訂單嗎?
    很好奇單價較高的台灣品牌,是如何與廠商合作
    9954001_王柔婷

    回覆刪除
  3. 念妗:談家庭代工,到今天MIT的網絡市場,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軸線!也可以看到世界產業的巨大變化!想一想網絡市場化後,小眾社會的經濟如何發揮其它的可能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