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

記憶中的旋律

文/0015310  温柔荑

民歌可說是我童年記憶的一部分,而這也是受到我父母親的影響,從小出遊時,車上必定播放著校園民歌,而小小年紀的我以為那就是流行歌曲,直到小學年級我第一次接觸現今所謂的流行歌手的音樂,不過爸爸的車上還是播放著屬於他年輕記憶的樂曲,我也總是能朗朗上口幾句。接下來我想討論的是,民歌之於我的關係,以及隨著時代變遷下,音樂風格的演變,而最終能留在人們心中的,又是怎樣的動人樂音,我想,民歌之所以歷久彌新,是其代表性的意義,和深植在你我心中那份純真質樸的青春愛戀。

從卡帶認識民歌

民歌是一種音樂風格,主要特色以吉他與鋼琴伴奏,樂音乾淨又輕快,聽來很是舒服,民歌興盛的年代約莫在1970到1990,有人稱這段風潮為校園民歌運動,不論如何,民歌伴隨著我成長,在那個還有卡帶的年代,我會和父親一同在賣場挑卡帶,直到CD的出現全面攻占市場,卡帶也隨之被淘汰,不過也是到近幾年爸爸換新車,而舊車的卡帶裝置也因為年歲已高出現濁音,後來變賣掉舊車,家中堆積的卡帶也無從使用起,但我永遠記得卡帶對小小年紀的我而言,是令人愉悅的,因為卡帶有這反兩面,有時候不小心帶,還會拿原子筆,不曉得多少人有這種經驗,我只覺得聽音樂是一種享受的過程,而我從來也不知道那些卡帶裡歌曲的名稱跟演唱人,我只一直聽呀聽,聽過一輪再重新播放,有時候一趟出遊好幾個小時,卡帶就跟著好幾個小時,我從不倦怠,聽到後來甚至聽前奏就能猜出是哪一首歌。這種日子持續到我上國中後,我屏棄了卡帶的過時音樂,轉而投向華語或英語流行音樂的懷抱,還不斷叨念著叫爸爸趕緊換掉卡帶裝置,不然我買的CD們都無用武之地,而再稍長,我不買CD了,改從網路下載音樂到隨身聽,自以為的在個人搭公車的時候掛上耳機望向窗外,整個人浸在音樂的世界


但是,卡帶之於我,還是帶給我啟發性的影響,卡帶也是我認識民歌的媒介,但是如我上面所述,我從來不知道那些歌曲的名字跟演唱人,也是到長大,偶爾從電視上看到那種校園民歌懷念演唱會,我才知道,原來是他/她唱的啊,而近年Youtube影音平台興起,許多民歌也被上傳上去,而這也變成最近我父親的新愛好,就是開Youtube放民歌,旁若無人似的開得很大聲,忘情的跟著哼歌,有時心血來潮時還會抓起他的老吉他自彈自唱,他總有無數本已泛黃的歌本,我想對他來說,那是他的青春、他的回憶。而我自己印象深刻的歌曲有很多,已不盡其數,泛舉一兩首,比如說銀霞的你那好冷的小手、鄭怡的小雨來的正是時候、施孝榮的歸人沙城等,一時想不起還有什麼,所以每當電視又播起這些屬於五六年級生的共同回憶時,我也總跟著懷念,好似穿越時空,看著爸媽年輕時漫步在校園,耳邊盪漾著校園民歌。

民歌的出現、轉變與沒落

在民歌出現以前的台灣人,喜好的音樂是西洋音樂,這也與當時台灣受美援幫助有關係,美國兵的進駐,帶來許多影響,包含disco的流行、西洋音樂的引進,到了1970年代左右,正值美國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台灣面臨與退出聯合國以及和美國斷交的窘境,部分台灣人萌發了主體意識,在音樂方面,喊出了用自己的語言、創作自己的歌曲的口號,又加上電視台音樂類型節目的製作,最有名的兩個即為:「金曲獎大學城節目的製播,都鼓勵了校園民歌的蓬勃發展。
要說民歌運動的開端,那麼不得不提到在1975年6月6日所舉行的中國現代民歌之夜,這是由中國現代民歌之父楊弦和胡德夫所主導的活動,代表著民歌歷史性的開端。而隨後,喝過洋墨水的畫家李雙澤於隔年1976年12月3日在淡江大學一場民歌演唱會,丟掉手中象徵西洋文化的可樂瓶,呼喊著台灣人要唱自己的歌,獲得一片熱烈迴響。
而當時我父母親剛從大學畢業,正是淡江大學,這場演出他們無緣參與,但是聽父親說唱龍的傳人的李建復住得離父親宿舍很近,這是題外話,但我常會試想那是怎樣的年代,或者想像自己身處的當時的時空背景,如果我有幸參與這樣的時代經驗,那又是怎樣的感受呢想必很特別,但是每一代都有其各自的時代表述,或許我有一顆懷舊魂,對於老老舊的東西,總是特別能勾起心中那純真良善的本質,也常常覺得自己是生錯了年代,所以我對於大時代的故事總是特別容易感動,應該說大時代下小人物的命運,總是與當時環境息息相關,不論是政策也好,民風也好,都能影響到一群人的共同歷史記憶,好比說現代民歌之夜就是其一,那是父母那一輩的回憶,我從前只聽民歌,而未細究其發展,這次作業特別查了一番民歌發展歷程,對於那時的台灣年輕人勇於表達自己的聲音,並且帶頭發展了一種清新的音樂風格,我想說聲謝謝,若不是他們,可能就沒有如此餘音繞樑的作品,在民歌運動的三四十年後,還能讓人想起這樣的感動。
一開始的民歌起源於校園,所以理所當然的標榜著小清新的風格,而歌詞多哥擁山水或中國古典文辭,而後接近1990年代,台灣的社會有了些許的轉變,社會運動開始興起,所以民歌也轉向多了社會責任與人文關懷的成分,此時的代表人物是羅大佑、李泰祥等人,而歌詞也多三毛、余光中、蔣勳等人的詩作。
而沒落的部分,有人說是羅大佑之乎者也專輯的出版,終結了民歌時代,但總的來看,台灣的政治風氣跟主流商業市場的口味也在變化,所以台灣的音樂漸漸走向現在所聽到的流行樂。台灣身為華語流行音樂的重鎮,雖然民歌如今在台灣本土已不復興盛,但是其影響力仍然遍及到對岸及東南亞,一些華人聚集的地方,校園民歌還是非常受到歡迎,足見其魅力並未只停留在那二十年,校園民歌即使不再迎合大眾的口味,對於那些曾經聽民歌長大的人們來說,不會因為一個時代的結束,就結束對民歌的情感,甚至現在吹起懷舊風,許多歌手也仿效民歌風格創作,因為或許對現在線上的歌手而言,這些民歌也伴隨著他們長大吧,民歌更像是老朋友,偶爾拿出來敘舊,餘韻總是雋永而綿長。

從網路上找到了許多關於校園民歌的資訊,而以下是幾張重要民歌專輯:

■《中國現代民歌集》/楊弦
■《金韻獎紀念專輯》/齊豫、李建
■《民謠風》/潘安邦、李碧華等
■《橄欖樹》/齊豫
■《龍的傳人》/李建
■《一千個春天》/李建、蔡琴
■《出塞曲》/蔡琴
■《包美聖之歌》/包美聖
■《偈》/王海玲
■《施孝榮》/施孝榮
■《獻給父親》/王夢麟
■《重逢》/楊芳儀、徐曉菁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鄭怡
■《木吉他作品全集》/木吉他合唱團
 
為什麼我會喜歡民歌?

喜歡民歌的原因,除了因為受我爸媽的影響外,再來還有民歌本身的特質,是其簡單的歌詞,就拿我很喜歡的一首歌你那好冷的小手的歌詞為例

拂曉的陽光照在 照在那小湖上
乘著那小白帆呀 快樂的向前航

昨夜有風雨聲呀 淋濕了花襯衫
你那好冷的手呀 我要使它溫暖

可愛的吉他又在 又在我小手上
美妙的弦在撥呀 歡笑的歌在唱

昨夜有風雨聲呀 淋濕了花襯衫
你那好冷的手呀 我要使它溫暖

沒有什麼華麗的歌詞,也只是幾段同樣的旋律重複著,給人的感動是那麼純樸而直接的,而這首歌也搭配著當時演唱人銀霞主演的電影,為主題曲,雖然不管是歌詞或電影,都看似如夢似幻,不太真實,令人不禁想直呼是在演哪一,但是不就是這種最保守的愛情,連摸摸小手都覺得幸福,才讓人更能體會到幸福其實很簡單,我從歌詞中感受到的是不假他飾的快樂
還有一點是民歌記錄及反映父母親那一輩的愛情觀,以同樣的歌曲為例,那個年代,追女生的方式或許老套,但所謂老套是相對於現在來說,就算是彈吉他示愛或是到大自然走走,看看山看看海,都是他們的約會方式,而我爸媽的經驗則是,我爸爸時常騎著野狼125載我媽在山裡亂晃,聽說還曾涉過山中的小溪,然後夜深了在山頭看星星,好不浪漫,所以歌詞中所描述的其實一點都不灑狗血,反倒真切的形容出那個年代的青春戀愛。

總結

雖然目前市面上的音樂百百款,我也都有一些涉獵,民歌之於我,還是有他的重要地位,像我現在偶爾也會聽聽民歌,或是在一些老街商店會聽到民歌,在都吸引我駐足。對我來說,民歌像是我的長輩,一個在我耳邊娓娓道出它自身故事的長輩,一個我可以一下午不說半句話,只聽它唱出各種憂愁與歡樂的長輩。聽著歌曲本身的意境,遙想創作者的創作時的心境,有時還會意外地找回對人性的美好想像,這就是民歌之於我的意義。

1 則留言:

  1. 民歌除了表現民間性以外,在特定的政治氛圍中出現的民歌則特別值得留意!再者,媒體技術的轉變下,「民歌」的性格可能也會改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