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我與我生活的地方—高美地區之歷史

圖文/人文社會學系 林欣儀

一、前言


  這次要撰寫的報告,是有關個人的地方史,因此我就不不先思考一件事,那就是我所認為的「地方」是什麼?對我來說,地方,是指我成長與生活的地方,以及我對在生活其中所擁有的感受。地方,是由我還有我的家人,以及我的鄰居們所形成的一個社群,凝聚而共同建構成的一個空間,我生活在其中,並認可它與我們的生活連結在一起,脫不了干係,除此之外,也對地方有著一定的認同感。因此,我會先從自己居住的地方開始介紹,再講述地方與我或是我的家人們有什麼聯繫,從我的第一代祖先在此定居,再到我兒時以及今天的生活,以我們家族的繁衍來看地方的歷史演變,看地方如何影響了我們的生活,以及「人」在地方裡所扮演的角色,期望能對地方與人的互動關係有更多的了解。





二、地名由來


(圖一)
  我出生於台中市清水區的高美地區,並且在此長大生活。在台中市升格成為直轄市之前,我住的地方屬於台中縣的行政區域,清水鎮還沒變成清水區。我所居住的高美地區,由五個里所組成,分別是高東、高西、高南、高北與高美里,為清水鎮最西北之區域,緊臨大甲溪與台灣海峽。高美的古名又稱為「高密」,相傳早期往返牛罵頭(清水),須於高南里溪渡船過四塊厝溪,河道深度能將撐船的竹篙整支吞沒下去,又因在台語的發音上,竹篙的竿篙與高同音,密有沒入的意思,故得高密此名(註一),日據時期才改為今天的地名高美。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主要是從事農業或漁業,也有人同時兼具漁夫農夫兩種身分。
(圖二)(圖三)
  我的家位於高北里的「番仔寮」,光從字面上的意思就不難得知,這裡以前是原住民生活過的地方,而生活在這裡的平埔族正為拍瀑拉族(Papora,又稱巴布拉),清水著名的牛罵頭遺址亦是他們所留下來的產物。除此之外,清水也有許多與原住民有關的地名,皆可看出原住民在此生活過的足跡。小時後就常聽到阿公跟爸爸說:「你阿伊阿...」(台語),那時候就覺得很奇怪,不知道阿公在說什麼,後來才知道阿伊阿就是母親的意思,也就是在對我爸爸說奶奶的事。而我就非常好奇,為什麼阿伊阿會是母親的意思?問了爸爸之後,才知道他們以前都是這樣稱呼母親。而阿伊阿的由來,可能又與平埔族原住民有關。主要是因為拍瀑拉族稱母親為伊阿(ina),與我們家所說的阿伊阿非常相近,只不過我們這一代的小孩已經不這樣稱呼自己的母親了,看得出語言上的習慣已經有所改變了。


三、我的祖先


  根據族譜上的記載,我們家的地一帶渡台先祖為林佑,籍貫是福建人。生於乾隆己未年(1739)五月,卒於乾隆癸丑(1793)年十一月,於兩百多年前,從福建省泉州府同安鄉馬來巷東坑內頭率眷渡台。傳聞是先到台中縣新社鄉落腳,但因大陸故居近海,習於濱海生活,未久即遷居到林海溪邊之高密番仔寮定居,在此奠定農漁業生涯。《清水鎮志》亦有提及「乾隆年間大批漢人入墾清水地區,先後有同安縣人林祖源、林佑、楊威曲、楊威仙、楊炳耀、楊富宗,安溪縣人蔡利瑤、蔡利瑯、廖力、廖方禁、高培謀、白坦愛、白坦環......」(註二)這段開墾的歷史。早先番仔寮是一片荒地,我的祖先林佑在這裡戮力墾荒,數年之後有所成就,擁有近百甲耕地,是當時西部海線地區罕見的地主。不過,因為林佑不熟悉這裡的地理環境,認為四塊厝溪是大甲溪的主流。但後來主流溪床北移,又經過清末日本人統治初期,築堤攔截四塊厝溪口支流。往後到了雨季,河水沿河床注入大海,耕地便首當其衝,逐一流失。祖先看著自己辛勤開墾的土地流失殆盡,感到非常的傷心,而後各房子孫為了求生技紛紛遷往他處,只留下番仔寮後代族人,繼續經營農漁業生活,而我們家便是留下來的族人之一。


四、近代生活演變


  從第一代祖先渡海來台至今,我是第八代子孫,至今也經過了兩百多年的更迭。透過這次作報告的機會,我去找了一下戶籍資料,找到最早的資料是我爺爺的爺爺,也就是高祖父。但問過父母及爺爺之後,對於高祖父的印象實在不多,因為他蠻早就去世的,也沒有他的出生日期,所得的資訊實在不多。所以我選擇簡短地從曾祖父那代開始說起,再描述我現今的生活以及我對自己生活地方的看法。


  我的曾祖父林廉是最小的孩子,上有一個哥哥與兩個姊姊。在他四歲時,高祖父就過世了,由他的哥哥林火及母親林王氏碢將他扶養長大。小時候的生活困苦,能夠生活下來的方式就是捕魚還有種田,曾祖父就是靠這兩種方式維生,在那時候住的仍是最傳統的土角厝。曾祖父結婚一年之後,高祖母就過世了。順帶一提,高祖母本身還有纏足,不過等到曾祖母時就已經解纏了,這應該是經由日本統治之後所發生的改變。


  曾祖父與曾祖母結婚之後,先生了四個女兒才生了四個兒子,其中只有次女夭折,其他皆順利長大成人。據祖父說,在他7歲時,父親就過世了。原因是在日本統治時期,人民不可私藏物品,必須交給政府。日本官兵也常常會到百姓家裡去搜查人民有沒有私藏物品,有些官兵還特別喜歡刁難無權無勢的老百姓。不幸的事情是,我曾祖父正是其中被刁難的一員。由於家裡人口多,為了要生活,曾祖父就在家裡偷藏了自己種的稻米,好巧不巧就被日本官員搜到,不只被喝斥一番,還被抓去打屁股已示懲戒,結果隔天回來就因為驚嚇過度而斷氣了,留下曾祖母將祖父與他的兄弟姊妹撫養長大,由大伯公繼任戶主。阿公描述在他的爸爸死了之後,他就去幫人放水牛,賺取一點生活費,而大他一點的哥哥們則是去種父親所遺留下來的田。等阿公十多歲之後,就去幫人家種田作佃農,又去海邊捕魚,生活境況才慢慢有改善。生活過得好一點之後,曾祖母就將原先居住的土角厝翻修為磚仔厝,也就是我們家的古厝,可以得知生活已經有所改善,而照片中間的堂號就是西河堂,是林姓所使用的堂號之一。爸爸說他小時候也在此生活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是民國六十八年才搬到我們現在所居住的家。不過兩家距離不遠,約莫只有一分鐘的路程。古厝現在已經沒有住人,用來堆置農業器具。而圖中瓦片顏色的差異,則是因為七、八年前發生過火災,將屋子的左半邊燒毀,也波及到中間的祠堂。火災之後,對祠堂的屋頂進行修復,而原先住在左半邊的舅公,也搬去跟兒子們生活,因此顯得有些沒落了。
(圖四)
(圖五)


   等到阿公還有兄弟們都各自成家之後,就決定要分家。大伯公與叔公都在高東里的溪頭買地並且建造房子,然後搬遷過去,曾祖母跟著叔公同住,活到六十多歲。二伯公與我的祖父則是選擇留在番仔寮,民國六十六、七年另買土地一起建造房子,六十八年才搬到現在的家。我的阿公與阿嬤是在民國四十四年結婚,先生了大伯父,再生了大姑姑,又生了一位兒子,但不幸因為慢性腹瀉及腸炎而夭折。之後就迎來二姑姑、我父親以及叔叔的出生。最後,爺爺奶奶還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但小的那個活了兩年就夭折了,大的那個活到十幾歲,爸爸對她仍有印象,爸爸說她是因為生病去街上看醫生,卻因為注射的藥劑引起皮膚過敏而死亡,最後診所就賠了一筆錢給我的祖父母。在買了田之後,我的阿公開始從事自耕農的工作,因為住家鄰近就是大甲溪的出海口,所以有豐富的漁業資源,農地不忙時就會到海邊去捕魚。我的阿嬤除了照顧小孩,整理家務之外,也是位漁夫,會到海邊去捕海產、剖牡蠣再賣給別人,所以農業與漁業的收入,可以說是維持爺爺與父親兄弟們生計的重要因素,也是每年生活中最主要的事。阿公與阿嬤都沒有讀過書,生下小孩之後,都有送自己的小孩去讀書,阿伯(大伯父)讀到國中,大姑姑只讀完小學,二姑姑則是有讀完國中,我的爸爸也有國中畢業,叔叔則是家裡最高的學歷,是台中高工機工科畢業。爸爸小學時也要幫忙農活,像是插秧或是收成時,都需要很多人力,通常都是全家一起出動去做,所以水田也是爸爸童年不可或缺的回憶之一。等到爸爸十五歲時,爺爺與二伯公買來蓋房子的地,終於建好了房子,於是大家就一起搬到現在我居住的家生活了。


  在爸爸十七歲那年,奶奶就因為車禍過世了,幸好小孩子們大都已經長大成人,有工作謀生的能力,不用為他們感到擔心。而爸爸二十、一歲時就去金門當兵,與家裡連絡都靠有書信,家裡與鄰居也會託爸爸買一些金門的名產,像是藥酒與菜刀回來。


五、我的父母與我


  爸爸在二十五歲時,也就是民國七十八年與媽媽結婚,之後生下姊姊、哥哥、我、妹妹。直到大學之前,我的求學生涯沒有離開清水過,小學讀的是高美國小,國中是騎三十分鐘腳踏車去上學的清泉國中,高中讀的是在清水市區的清水高中,上了大學之後,才真的踏出我的家鄉。我的家離海邊很近,走田路到海邊大約只要五分鐘,從我家右邊能看到遠處的海,有時候還會看到船經過。往我家前方看去,則是能看到高美燈塔,與近幾年才有的風力發電的風扇。但也因為住在海邊,所以冬天的時候,氣候非常的冷,風聞起來還有海的味道,颳得人臉上都會痛。有時風甚至會大到騎不動腳踏車,或是把人吹到田裡,所以我很不喜歡冬天的時候騎腳踏車去上學,每次騎到學校都是氣喘吁吁。
  
(圖六)
(圖七)


  我還記得我小時候,常常跟爸爸媽媽到海邊去,也就是高美濕地的北邊,大甲溪出海口沉積而成沙地及泥灘的地形。不管是抓蛤蜊、還是剖牡蠣,或者是抓其他海產,還是在海邊玩沙,我都在那裡度過很多的時光,臉也常常被曬得紅紅的,但我跟我的兄弟姊妹們還是玩得很高興。海邊,可以說是我們的天然遊樂場。長大一點之後,我則是跟我的玩伴們騎著腳踏車,在小路之間亂逛,或是繞一下稻田間的田埂,再騎回馬路上,也會騎到開山宮,在廟前的廣場休息一下。開山宮,供奉的是開山聖王鄭成功,每到了他的誕辰,或是中元普渡時,總會舉行祭祀活動。每一年也都有人來收丁錢,一丁一百塊,有幾丁就交多少,每一戶人家都會交,認為這能起到一些保護的作用。(圖八)


  每到收穫季節,我家就會別的忙碌。大人們要幫忙收成農作物,稻米收割下來之後,還要經過翻曬,所以我家平時用來遊戲的稻埕,就會堆滿著稻米,媽媽跟阿姆(念阿嗯,伯母的意思)就要曬稻米,這是一項很累的事,加上天氣又熱,所以真的很耗費體力。除了稻米之外,阿公也有種花生、西瓜、番薯等農作物,。所以我們小孩也會去幫忙採收,我還記得自己去西瓜田裡幫忙搬過西瓜,去花生田裡拔過花生。農作物中,賣相比較不好的就留下來自己吃,花生則是可以拿去榨油做二次加工。不過最近幾年,阿公的身體不好之後,沒有辦法種田,就將田租給別人了。收成過後田地空下來,對我們小孩來說,最開心的就是還有一項活動可以做,那就是焢窯。爸爸將土塊築成窯並加熱,而媽媽則是準備了雞、雞蛋、番薯、玉米等食材,讓我們可以大快朵頤。悶燒過後的食物,吃起來總是別有一番風味,還有一點泥土的清香,真的是童年很美好的回憶之一。(圖九)

(圖十)

  我的生活中,也可以說每個高美人的生活中,都有一件不可或缺的事,那就是每年九月初一的觀音佛祖回鑾遶境活動,這是維繫高美地區的一股重要力量。九月初一,是每年在清水紫雲巖供奉的觀音佛祖請回來做客的活動,是高美地區一年一度的大盛事,五個里的人與廟宇都會出動,也有許多的陣頭,可以說是非常的熱鬧。根據高西文興宮的記載,還有我自己去訪問那裡的廟祝,得知最先開始是有人在海邊撿到一塊浮木,後來有人受到神明託夢,要求將那塊浮木雕刻成觀音佛祖的神像,才開始有人祭拜,保佑著漁民出海的平安。原先只是小間的土塊厝,由於香火鼎盛,居民決定要為佛祖找一塊地建新家。在擇地的過程中,行經現今紫雲巖旁的相思樹林,便在此稍作休息。等到要再度起程時,佛祖卻不願離開了。像她擲茭請示後,她的意思是要在此建立廟宇,於是觀音佛祖便在此留下,約定每年再返回高美做客。高西、南、北里每四年輪一次,高東與高美則是八年輪一次。佛祖會在高美地區停留三天,並且進行遶境活動,保佑大家的平安。直到現在,這項活動依然持續不變,大家都用非常虔敬的心去參與這項活動。也很熱情地恭迎佛祖回來做客,感謝祂對大家的庇佑。今年的九月初一,我也有回來拜拜,這是從小到大在我生活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地方活動,所以只要有空都會回來。同時,我也見證了屬於地方特有的活動,如何將大家的意識凝聚在一起。

(圖十一)

六、結語與心得


  經由這次地方史的寫作報告,我對於我所生活的地方也更多的了解,對於自己的家族也知道的更多,問到了很多爸爸阿公小時候生活的事。我們家一直是已漁農業為主,生活在同一個地區的人,生活大多也是以這兩種產業為主。但隨著時代的推演,漁農業收入的低微,比不上其他產業的收入,農業人口逐漸老化,甚至呈現休耕的趨勢,漁業也不再是生活在此的人的主業了。此外,番仔寮地區只有幾個小小的海菜加工廠,無法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許多中年人都以從事板模業、木工業、水電業工人為主,如此才能維持生計,我的家人還有鄰居們大多都是從事此類行業。而年輕人口也在外移,社區裡常見的都是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嬤們,年輕的小孩不是出外求學就是在別的地方工作,所以人口也有呈現老化的趨勢。雖然我生活的地方也一直在變化,現在所看到的面貌與小時候所經歷過的就有所差異,像是我家前面的路原本是凹凸不平的柏油路,現在已變成混擬土與水溝蓋結合,利於排水的道路。由此可見,地方,會一直在變化,不管是細微的或是明顯的,都不會是跟以前一模一樣的面貌。但更重要的是,我生活在其中,我喜歡自己過去生活以及正在生活的這個地方,它與我的生活交織在一起,構成了許多回憶,也是屬於我自己的獨特回憶,有著不可取代的重要性,也成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七、資料來源
註一:陳瑤塘,1998,《清水鎮志》:頁253。清水鎮公所,長昌印刷有限公司。
註二:陳瑤塘,1998,《清水鎮志》:頁63。清水鎮公所,長昌印刷有限公司。
圖二:陳瑤塘,1998,《清水鎮志》:頁15。清水鎮公所,長昌印刷有限公司。
圖三:台灣原住民族群分佈圖 http://www.thes.tp.edu.tw/nice/title2-1a1main.htm
圖四:自行拍攝
圖五:自行拍攝
圖六:自行拍攝
圖七:自行拍攝
圖八:自行拍攝
圖九:自行拍攝
圖十:自行拍攝
圖十一:自行拍攝

6 則留言:

  1. 欣儀:很喜歡你注意到平埔族對母親的稱法,而你的家裡也還保留了這種用法。但你的祖先林知又從福建來,這二種身份重疊在一起,還很值得注意。再來,我也很喜歡有捕魚的故事。捕魚是台灣很重要的產業,但我們對此了解甚少。最後,文字編排實在有點太緊。圖也要加上文字說明。有沒有注意到,你的照片都沒有「人」?有點奇怪,不是嗎?

    回覆刪除
  2. 你寫得很鉅細靡遺,對於家族跟地方之間的連結有細微的觀察,而且也注意到整體大環境對於地方面貌的改變。還有你家是屬於以傳統產業為生計的家庭,家人間感情似乎都很好,在現代人情磽薄得時代,實屬難能可貴。

    回覆刪除
  3. 我很喜歡文章中那段祖父說的小故事,日治時期對我來說就是歷史課本裡面的知識,是沒有感覺的,但是看到你祖父那些小故事,感覺日治時期就近在眼前,很生動有趣。

    回覆刪除
  4. 整個線路很明確很流暢,故事很鮮明。在讀前面ㄧ段長輩的故事時,感覺發生了很多事,可是我們卻沒有能力去解決。產業一個影響很大的因素,造就所多不同的結果。我特別喜歡觀世音菩薩的那一個故事,聽起來非常的神奇,之前也有讀過類似的故事。

    回覆刪除
  5. Hi,我也是在尋根之旅中發現你的文章,文中所指的番仔寮是我外公外婆家住在地方,充滿我兒時暑假的回憶,文章中所提的一切,包含母親的稱謂方式、信仰中心、廟會活動,還有農忙時的狀況,我恰巧都經歷過,好懷念在那裏生活的日子,讀完了你的文章,好像又回到那個時空!

    回覆刪除
  6. Hi,我也是在尋根之旅中發現你的文章,文中所指的番仔寮是我外公外婆家住在地方,充滿我兒時暑假的回憶,文章中所提的一切,包含母親的稱謂方式、信仰中心、廟會活動,還有農忙時的狀況,我恰巧都經歷過,好懷念在那裏生活的日子,讀完了你的文章,好像又回到那個時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