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找個地方 稱之為家鄉

 我是嘉義人,從開始念幼稚園的時候就住在嘉義市,一直住到高中畢業。雖然以後不一定會回去工作、生活,但那是我心裡認定的家鄉,因為那是我最熟悉的地方。

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製作的嘉義市地圖。



 我的母親與父親在嘉義認識,母親在1990年到嘉義農專擔任助教,父親則在1993年才到嘉義農專擔任教職,他們都屬於當時的畜牧科。我們家是重組家庭,母親在我7歲時與我父親結婚,婚後生下弟弟。

 「我是誰、是哪裡人或從哪裡來」這類問題,讓人不免還是要考慮到自己的父母來自何方,父母的父母們又來自哪裡。在我的三對祖父母中,只有外婆的家族是民國以前,就已經在台灣居住了好幾個世代。但外婆嫁給外公之後,就一直跟隨在台糖工作的外公居住、遷徙,所以雖然外婆家的親戚都在台南善化,我與外婆那邊的親戚的關係也不是很深。

我的母親
 她在彰化溪州糖廠度過童年時光,但在台北永和中正橋附近長大。最近這幾個月,母親在「我愛溪州團隊」剛好舉辦系列活動的機緣下,與大舅時常造訪充滿童年回憶的溪州。

母親的父親
 阿公是廣東省汕頭市潮陽區人,民國35年來到台灣。民國36年左右參加戰地政務班第26期,那時候因為參加政務班的關係,每個人都要練習寫自己的家鄉介紹。

 根據刊載於《三民主義學報第 25 期》的〈我國戰地政務與美軍民〉,蔣中正曾經說:「戰地政務就是用政治的方法,來毀滅共匪的政權,用政治的方法來收復大陸的人心,用政治的方法來建立我們的政權,這就是我們的戰地政務。 」(戰地政務局, 1975b : 109)

 阿公後來一直擔任台糖員工,陸續在善化、台南、溪州的糖廠和台北的總公司工作。

外公鄭作傑(前排中)與戰地政務班第26期其他成員合照。

參加政務訓練時阿公寫下的「家鄉介紹」。

阿公與「革命實踐研究院」,革命實踐研究院
是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在台北市的常設組織。

外公(左四)與糖廠話劇社成員合影。

 民國78年他第一次回到廣東潮陽故鄉,已經三次回到家鄉探親親戚。阿公當初來台灣是因為在民國35年左右有朋友介紹台灣有工作機會,阿公來到台灣後,過了不久就請認識的人幫忙從大陸把阿公的母親也護送到台灣。那時候因為第二次國共內戰尚未爆發,所以兩岸仍能通行。
阿公的家族祖墳,位於廣東潮陽,
祖墳裡葬著外公的父親、祖父與祖母。

阿公與他的廣東老家。
我的父親
 爺爺來自山東福山;奶奶則來自山東棲霞。出生於台灣的父親說,他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山東人。

 1980年代,他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讀書,那時候深深認為自己是山東人的他,發現來自大陸的同學都認為一位來自內蒙古卻操著山東口音的同學是內蒙古人。那是他第一次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的身分認同只是政府宣傳、操控的結果-「為什麼你(政府)要讓我們認為我們是山東人?」,他語氣憤恨不平地說。我問他:「所以(你)就是覺得被騙了?」他回答:「豈止是被騙,是很生氣的感覺」。

 父親在台灣出生、長大。從小生長在台北南港的中央研究院宿舍裡。他說,爺爺和奶奶搬進去的時候,政府承諾過那棟宿舍可以讓他們一家住到「夫妻兩人都過世」,白紙黑字。後來奶奶和爺爺在中研院的宿舍被拆掉,蓋新的研究大樓。

 父親從美國留學回來以後,在1993年到嘉義農專工作,從那之後就在嘉義一直住到現在。但他說,他真正在心裡會最懷念、認同的地方,仍然不是嘉義,而是原本位於南港中央研究院裡,已經不存在的老家。

2 則留言:

  1. 通常要考究自己是哪裡人,的確都會往上追尋,以家族最初發源地為家鄉,而另一種家鄉是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這就跟自己與一地的感情有多深而言,所以說家鄉是有點主觀的名詞。

    回覆刪除
  2. 很喜歡你將阿公寫的家鄉介紹放在這裡。但是,內容看不清楚。母親的父親和爺爺這二邊參與了高層的歷史活動,呈現了不一樣的歷史!大致可以提供更多冷戰下的政治境遇的故事!文章中引用了《三民主義學報第 25 期》這段話的目的是什麼呢?讀起來沒有頭緒。

    回覆刪除